和四个女人的缠绵 - 优优色影院


每个男人从内心来讲,其实都很希望自己左拥右抱、左右逢源。可从现实来讲,其实残酷得让人无法想像。还记得我刚刚出国的时候参加了一个citycouncil举行的欢迎新留学生的party。

  扯远啦。那次party我和另外几个新来的同学还是相当的期待的。因为我们出来后上的是男校,而大家一个个都是正值青春年少,血气方刚。平时的课余爱好就是交换毛片看。这回好不容易能去一个有女孩的地方,绝对不能轻易放过。当天大家还发誓定要彻底解放武装。

  到了party现场发现果然美女如云。毕竟能出过的家里多少还是有些积蓄的。而对于女孩来说,家里一般有些积蓄都会促使她们逐渐学会如何打扮得更风骚。打扮这东西不是说有钱就能穿出效果的。必须是长时间的逐渐摸索,在漫长的前戏后缓慢的寻找出一条通向高潮捷径。当时party会场里的女生简直就是用力的摇撼了我们在场的几个小处男的脆弱的神经和命根子。不夸张地说,我当时就硬拉。当你知道你可能要长年累月的在一个你每天都至少要待8小时的地方见不到女人,听不到女人说话,你就彻底明白为啥监狱里的人总是菊花绽放拉~当时我们当中长得算是比较高大英俊的一个哥们鼓起勇气去搭讪一堆穿红色短裙的mm。由于对方是6人,我们几人当然最好一道前往。大家自我介绍了一下,那哥们脸红着问其中比较漂亮的一个姑娘,「小姐,你有男朋友么?」那女的一撇嘴,一叉腰,「先生你有车么?」那一幕场景我至今难忘。那哥们脸刷的就红啦,对方特不懈的切了一声。然后几个女生继续聊,完全无视我们几个人的存在。那种感觉就好像脱光了刚要上,突然女方很不懈地说,原来这么小啊。

  那是我第一次感觉到女孩的现实。那年我还小,刚刚19岁。出国只有半年。标准的看毛片长大的中国少年。不断的渴望sex,但又由于过度腼腆而极力的压抑自己的性慾。虽然眼前的那些穿这红色套装的mm让我血脉膨胀,可是那银铃般的声音却又很讽刺的伤害了我的心。我那哥们当时一惊,倒退一步,然后低头看着自己手里的果汁。

  当晚我们这些来自同一个男校的童男子儿们集体看画,觉得自己真是怂到家啦。偶尔偷看那些女生还被人白眼。

  后来上了大学,这边大学里的mm可谓风骚婊子满处爬~光是身边哥们儿姐们儿们的风流韵事我就听得如雷贯耳,热血澎湃了。此时其实我在国内已经有了一个对象,不过两地相隔,可谓远水难灭近火。而且我mm很传统,总觉得处女之身一定要给自己老公。一次外地出游,两个人当时光着身子躺在旅馆里的时候,我清楚地能感到自己兄弟崩溃欲裂的冲动,我一边揉着她的mm,一边求她。她头发散乱,吐气如兰,可就是死活不愿意。那晚我很郁闷,浑身燥热难耐。自己无论如何也想来一下,甚至在脑中开始计划如何实施强奸。可是转念一想,虽然改革开放的今天,onenightstand早就不是圣经那样神圣,尤其是在当今社会中,男女乱交,混交根本已经不算啥新鲜事。可是我那晚还是很理智的克制了自己的慾望。将心比心,如果我找老婆,最好还是处女,谁也不想想像自己的媳妇儿曾经像个小猫那样再别的男人身下呻吟。至少大多数好男人还是接受不了的。万一将来因为什么原因不能娶她,那难保她老公不会以她不是处女而刁难她一辈子。

  那晚她圈在我怀里,两个不小的乳房坚挺的顶着我的胸部,我左手抱着她,右手打飞机。最后全射在她腿上了。不论如何,老子是第一个射在你身上的人,当时觉得很骄傲,可是两人一起洗澡的时候,看着自己慢慢的开始垂头丧气的兄弟,又觉得自己真的是个sb。

  回了国外后,学习开始逐渐得紧张。mm是个好女孩,所以我想给他一个可以依靠的感觉。自己每天用功学习的同时还不停的打工挣钱,一点一点的积累自己的经验。男人跟女人不同,男人没本事,估计会被人戳着脊梁骂一辈子。没钱没本事,咋地买房买车娶老婆?老爸老妈总有一天两腿一蹬,不能罩自己一辈子啊。当初自己吃惯鱼翅了,将来怎么也不能混成吃粉丝的啊。而且还有子女呢。一大堆的问题逐渐压得我难受。20岁开始就经常习惯性失眠。当初是怕考不上大学,辜负父母的期望,对不起江东父老。上了大学后担心工作,害怕养不起父母老婆。但是白天还要强打精神去努力学习和打工。身边的兄弟们都不知道我到底是坚挺还是阳痿。我只觉得自己可能真的是想太多,总考虑太多的后果,但是好在我担忧的同时不会放弃努力。毕竟一旦放弃努力,就彻底gg啦。

  扯远了。现在开始具体说一下大学最后一年认识的一个篮球mm。本故事的第一个女主角。大学最后一年课很少,空闲时间就去学校的gym打球。gym里的mm通常相当性感。小体恤,短得吓人的热裤,白白的大腿在阳光的反射下散发出一道道耀眼的光晕。打累了的时候我和几个兄弟经常坐在场边看着mmyy。想像着用各种姿势变态的虐待对方。曾几何时也想在这便找一个玩玩。可是总是感叹自己的口袋在看到漂亮风骚娘的时候总是不像小兄弟那么自信,而且总觉得好像操了人家最好得给人家一个交待,而且毕竟国内又有mm,要尊重对方。有一次酒后跟一交心的哥们说了这种想法,他一巴掌打我头上,说,哥们,现在女人也不过当你是个鸡巴玩一晚上,你那么认真干吗?可我总觉得不能无情无义。

  所以出国4-5年了,我认识的女人屈指可数,可自己的内心却悸动非凡。

  认识这个篮球mm机缘很巧和。大家其实都早已见过。gym不大,经常来的肯定低头不见抬头见,不过没打过照面。她是个很可爱的台湾女孩。头发不长,略微有点卷。大眼睛。个子很低,大概不到160,但是身材很匀称,腿很细。唯一的缺点就是有些平。

  第一次跟她说话是因为她们3打3少一个人,她就颠颠儿的跑过来邀请坐着休息的我。当时我是相当愿意的。毕竟和她一起打得还另有2个美女,都是我喜欢的运动型。几个人玩得不亦乐乎。只要我一拿球,就肯定硬打身体,在篮下硬蹭半天。那个爽。

  后来由于经常打球,就互相留了电话方便联系。不过当时得知她早已有了一个男朋友,而且据说两人曾经操的天昏地暗,车震宛如地震。当时吃了一惊,伤心了一两个小时。她男友后来也经常跟我们打球,标准的野兽派。身体强壮,装b没够。球场上b话没完,好像就他一个人才nb的宛如菊花满天开。

  事情的转折是我毕业后的一天。由于工作还算出色,公司准备来年跟我签合同了。虽然不是跟我学的专业对口的工作,不过起码有一份稳定的收入了。能自己养活自己了,而且有了joboffer,就可以申请把国内的老婆带来了。那段时间还是相当兴奋的。考试考完了,感觉发挥相当出色。而且马上要回国了,说不定能一解自己的处男之痒。想着就兴奋。

  临回国前3个星期,我一个人在球馆里打球。因为学校打球的洋人不多,大多数留学生放假就回过了,再加上我是下午2点多来的,很多人都还没起呢。硕大的一个人在球馆里流汗感觉很爽。不过由于时值盛夏,而且gym里很闷,很快就出了一身汗。

  大概2点半的时候,她一个人来了,眼睛红肿,头上紮了个小马尾。上身套了个大砍袖,下身是很嘻哈的牛仔7分裤。脖子上还戴着类似侠盗猎车手那样的头巾。不夸张地说,我当时就硬了。好在我本身就是嘻哈拥护者,此时此刻我深刻的理解到为啥老黑都喜欢这种打扮--宽大的短裤硬起来的时候,不明显。我冲她笑笑,说,cosplay啊?穿得这么性感?

  她笑了笑没说话。然后和我一起打球。由于实在是太热了,没打几分钟就都不行了。于是我买了两瓶水和她一起坐在场边聊天。这种机会真是求之不得。她今天一反常态,一点都不张狂。我们说了很多,属于很健康地谈人生谈理想。她问我毕业后的打算,我说多找几分工,存钱,办移民,把女朋友接过来然后两人一起攒钱,供两人读书。

  当时她惊讶地问我,你跟你女朋友认识多久了?

  我说2年了。一直分隔两地。

  她想了想,说,如果是我的话,肯定担心你会在外面沾花惹草。

  我说,她也担心,可是我还是尽力不这么做。而且我长得实在不可能让自己处处留情,再加上我平时不是上学就是上班,打球的时间都是挤出来的。工资刚够生活。这里的女孩现实的恨,lv的包不是谁都能买起。

  她笑了笑说,但你活的很充实。

  我说还好,可是没啥私人活动。现下年轻人玩得什么东西都不大行。酒吧也没去过。我感觉自己就是马王堆出土的文物,顶多是洗了洗看起来乾净。

  她看了看我,很忧郁的眼神。我突然感觉她今天的状态真的不是一般的反常。先开始我问她眼睛为什么肿她说是带隐形眼镜的过。可现在我总觉得事情似乎没那么简单。

  我俩都沉默了一会儿,她站起身,拿球投篮。她投篮很准,没人防守一般都进。当然真打起来,男人埃于面子,怎么也不可能对个女孩严防死守,不过往往她都能抓准机会投进球,而这时防守的就郁闷了。防也不是,不防也不是。

  她既然起身打球,我色心顿起,立马起来陪她。她问我,有没有想过将来,就是那种如何规划自己和老婆还有家人的未来。

  我说有啊,我会努力挣钱,毕业后办了移民,再上学,这样就便宜多了。学成后归国,为构建和谐社会添砖加瓦。等自己有资本了,自己开公司,我比较倾向于干酒店业或者金融保险一类的,毕竟家里这方面也有些门路。等自己nb了,就想办法让身边的人都nb,然后就开始搞慈善。

  她惊讶得问我,搞慈善?

  我说是啊,等有钱了,不必买啥别野汉马,有辆差不多的车,差不多的房就好了。闲钱都捐出去,改革希望小学啥的。你想想,一辆车,顶多跑个10来年,一个学校能让多少人上学啊?

  我夸夸其谈,她有些愣神,她小我3岁,刚进大学,估计这些奋青问题都没遇到过。

  呵呵,我不大懂。她笑了笑。

  我有点尴尬,刚才的论述都是以国内的情形为基本,她自然不太明白。

  她低头想了想,你真得满优秀的,我身边的那些台湾朋友没有一个像你这样。当你女朋友肯定特幸福吧?

  我当时有点呆。不知道她这么说啥意思。由于出汗,她的砍袖已经开始粘在身上,勾勒出幼小而平滑的胸部曲线。

  她转身又坐回场边,挥手让我也过来,然后说,其实她今天刚被男友劈腿。她在街上看到她老公和别的女人演毛片。我顿时亢奋异常,面部流露出惊讶的神色,内心却吼着狗男女狗男女……她顿时眼睛又红了,她说她给她老公打电话。她老公说不过当她是个痰盂,开心了吐两口。我当时听了,忍不住大声的谩骂那个野兽的卑鄙行为,不过这个比喻还真是很恰如其分。

  她说着说这就埋头哭了起来。我壮起胆子,用手轻轻的拍了拍她离我较远的那个肩头,说,算了,这样的男人不要也罢。好在你看清了他的本质。别担心,好男人多的是。

  我刚说完,她索性靠在我肩膀上哭。当时是下午3点半左右。更热了。我的汗流的已经浸透了短袖。她也不在乎,玩命的哭。

  我当时就心想,这丫头是不是看上我了,有戏啊。可理智顿时提醒自己,要冷静,要想想柳哥是如何阳痿的。不能对不起国内的对象。可小兄弟却不知从思想的那个角落里冒出来,大声地喊着日

后再说。两股声音不听得在脑子里环绕,就跟两个环绕立体的音箱一样。

  正当我脑子里模糊的时候,她突然亲了我脸一下,我当时完全没有反应过来。只是觉得她动了一下。我扭头看她,她也看我。我顿时浑身血液喷胀,小兄弟立刻升旗。看着她的眼睛,我甚至不能肯定刚才她到底有没有亲我。

  我心想,靠,估计这小娘们儿刚失恋,现在正叛逆,要找人交配报复。虽然我的理智告诉我这样的报复根本于事无补,不过对自己来说,除了良心上,没有任何损失。脑子里日

后再说的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强,自己感觉就差张口大喊日

后再说了。

  我俩互相看了一会儿,她突然不好意思的低头,我当时鬼使神差的搂住了她,轻轻的在她脸上亲了一下,由于胆怯,只是轻轻的滑了一下。心跳得厉害,感觉就好像工地上的打桩机,突突突地响,她慢慢抬头,然后我装起胆子冲着她的小嘴唇吻了上去。当时清楚地听到自己的良心也帮着大鸡巴再喊日

后再说。

  她的嘴唇乾干的,虽然刚刚喝过水,可能是由于嘴唇很薄。我俩都没有伸舌头。就是默默地把4片嘴唇贴在一起。我偷偷睁眼看她,她眼睛闭得很轻,睫毛很黑很长但是不翘。这时我逐渐理智下来,微微的张开嘴,用舌头顶了一下她的嘴唇,她也缓缓的张开口,小舌头羞涩的回应着我。她可能也是第一次跟别的男人接吻把。

  我俩就这么并不激烈的吻着,我手上循序渐进的加力,直到真真切切的把她拥紧,甚至我感觉我的心跳声旁还有一个微弱的跳动声。

  大概过了5-6分钟,我俩同时停止了动作,看着她嘴唇上的唾液,我真想立刻拉着她共赴巫山,可是此时此刻,心头的理智逐渐恢复了。今天大概也就如此了,便宜也让我占了,够本了。趁火打劫的确太不仗义了。不过还真的是爽,第一次吻别的女孩。

  我轻轻的推开她,不知该说什么好。她拉住我的手,紧紧地拽了一下,我有点不知所措。然后她拉着我快步走到球场靠里面的一个阴暗的楼梯旁。那个楼梯本来通向救生门,不过由于堆放着很多淘汰的健身器材而逐渐闲有人问津。再加上那里是整个球场的死角,只要不专门往里面仔细看,一般是看不到什么的。

  我当时惊恐万分,万万没想到她这么主动,我探头出去看了看,发现球场上还是没人。看来这么热的天气是不会有人来了。我刚一回头她就垫起脚尖吻我,亲了一会儿,我突然感觉不对,明明刚才都决定放弃的,再次轻轻的推开她,她看着我愣了一下,然后笑眯眯的握住了我早就雄起的大鸡巴,轻轻的套弄了几下。她笑得很亲密,有点调皮的感觉,又有点妩媚。我顿时明白其实她还是很想要得。就在那一刹那,理智彻底崩溃了。性慾就好像三峡大坝放水那样壮观的冲破了思想的每一道防线。

  我拉着她坐到了楼梯间最靠里的一个破旧软凳上。当时很黑,这里也很脏,可是那种箭在弦上,不得不发的感觉迫使我根本没有在意。我一屁股坐下,拉着她背靠着我坐在我两腿之间。我埋头深深地吻着她,她似乎很受用,激烈的用舌头回应。

  我两只手迅速的从她宽大的砍袖的袖口里伸进去,激动地握住她的乳房。天呐。心头的慾望整整压抑了好多年了。我慢慢的抚摸着她的乳房,她开始的时候还有些微微的颤抖。

  她根本没有带胸罩,而是砍袖里面穿了一件比较紧的背心。我用手把背心掀开,直接摸着她不大的乳房。她嘴里吐得气越来越热,渐渐的只是张嘴吐着舌头忍我鱼肉。

  我腾出另外一只手缓缓的解开她短裤的扣子和拉链,隔着内裤摸她的花蕊--轻轻按上去都能感觉出清澈的水声。

  前戏大概只做了5分钟,我就实在忍不住了。我抱起她,迅速的脱下她的内裤和自己的运动大裤衩。在她的花蕊门口摸索了半天却有些不知所措。不过那感觉真的是棒极了。

  过了一小会儿,她似乎是恢复了一些神志,笑着看着我,我当时是坐着,她站了起来,握住我的大鸡巴,对准自己的花蕊,慢慢的坐了下来。那个过程在我的意识里竟然出乎意料的缓慢。我甚至能感觉出自己的大鸡巴从头部开始,逐渐温暖的过程。直到整个大鸡巴都和她融合在一起,我始终不敢相信这一时刻。我再也不是童男子儿了~她的小穴并不是很紧,可能跟平时经常跟男友做爱有关。但是却很温存。插入后,她紧紧地抱着我,乳房就贴在我胸口偏上一点。我当时用力的相让大鸡巴膨胀的更大一些,好像受更多的快感,可是瞬时间立马控制住自己的心神。要冷静,不然很快就人去楼空了。

  她依然默默地抱着我,没有要动的意思。我缓缓得抬起屁股顶了一下,我值得纪念的第一顶。她温柔而又小声地啊了一下。她紧闭双眼,微微皱着眉头。嘴微微的张开,吐出来的气息不断的温暖着我的右耳。

  我感到大鸡巴舒服异常同时也有些疼痛。好坏个半。于是我再次用力的顶了一下,感觉撞到了她内在的什么,她眉头皱的更深了,小声而真切地啊了一下。声音虽然不小,却分明的存在着。吓得我一个激灵。这时我顶出了第三下。

  虽然一切似乎进行得很快,可在我眼里却好像慢动作一样。我头脑一片空白,然后用力的顶着她的小穴。她只是一味的抱着我,极力压抑自己的呻吟。

  我一下下的数着,由于是第一次,到了第11下的时候,我实在控制不住了。本来想体外射的,可不知该如何让她起身。可说时迟那时快,我只感到自己多年来的压抑瞬时间灰飞烟灭。一股脑的疯狂的喷到了她的体内。她张大嘴啊了一声,然后就把头埋在了我的怀里。

  我顿时瘫软。张开双眼,感觉我俩身边的空间缓慢异常,可是世界上其他的物体却又彷佛照常运作。远处大钟的滴答声,球场外的汽车声。一切的一切是那么真实,而我又感到自己怀抱的女孩是那么不可思议。

  过了老半天,我听到嘀嗒一声,低头一看,原来是花粉从花心里流出落地。我俩似乎同时清醒。她温柔的靠着我的肩,大鸡巴仍然置身于花园之中。

  第一次?她缓慢的说。

  我点点头。

  从来没跟女朋友做过?

  我说是的。

  她微微的笑了笑,好快啊。

  我顿时脸臊得通红。这句话可以说是对男人最大的打击。

  她似乎意识到了我的窘迫,没关系,慢慢来。

  我突然想到,刚才那一下,可能会中标的。

  刚才内射阿,会不会怀孕啊?我有点紧张。

  她笑着亲我的脖子,说,没事,安全期。

  虽然经常听朋友说安全期才是危险期,不过此时此刻我还是慾望大于理智。她似乎并不满足,轻轻的抚摸着低头的弟弟。像是安慰他刚才的菜鸟表现。我怀抱着她,吻她的脖子,耳朵,两只手不停的温柔的揉捏着她的胸部和花蕾。她越来越湿了。我索性脱掉了自己的衣服,然后把她拔光,根本忘记了这里还是室内球场的某个不起眼的昏暗角落。她皮肤有些黑,属于那种健康的运动色。我温柔的舔着她的乳房,然后咬着她的尖端,她很是受用。闭着眼尽情的享用。由于不能和老婆做爱,所以每次都只能享受前戏地我逐渐的掌握了前戏的关键。

  我温柔的抚摸她的全身,亲吻她的花蕾,她不停的颤抖,泉水越流越急。

  那一天真热,我真真切切的感觉到我们俩的汗水混满了全身,两个人最后索性平躺在地板上。大鸡巴慢慢的又硬了起来。我舔了舔她的小穴,然后一挺腰,插了进去。缓缓的抽插。同时不停的抚摸她没有赘肉的腰盘,双腿,和小巧的乳房。她的乳头颜色偏暗,乳晕很小,我温柔的咬着这对可爱的肉球,用力的顶着她的花蕾。

  这次我坚持了很久,到底多久也无从考证,但是的确感觉很久。在做爱的同时,我突然感到她小穴一阵抽嘘,然后更加温暖的物质瞬间包围了小兄弟。没有见过世面的小兄弟立刻缴枪投降。这次真得很爽。虽然推出大鸡巴的以后,我开始觉得有些疼痛。

  她依旧轻轻的闭着眼睛。一幅享受的神情。我机警的看了看周围,确定没有什么异样,然后把她横抱在怀里。

  从第一次见面我就特别喜欢她的腿。比例很好,很运动。我依旧吻着她的脸和耳朵,一手搂着她,轻揉她的乳房,另一只手不停的摸着她的大腿和小穴。最后乾脆时不时把指头探入桃花深处。她有些忍不住,大声的呻吟,我吓了一条,立刻吻她的嘴,试图让她安静下来,可是瞬时间,那股奇异的暖流再次爆发,湿润了我的腿。我紧紧地搂着她,两个人的汗水滴滴答答的,摸着她乳房的手,湿润无比。此刻真正有种水乳交融的快感。

  温存了一小会儿,我俩意识到在gym里做爱的危险性。且不说工作人员,光来这里打球的学生,就有一多半是我们的朋友。我们迅速的穿上衣服。然后偷偷探头发现远处的某个半场上已经有人开始打羽毛球。是两个个子不高的印度女孩儿。她笑着拉着我走出来。我俩回头望望那个温柔的角落--已经满是汗水和后世万代。她不好意思低着头。我顿时觉得特尴尬,不敢看她的脸。

  由于不敢直视对方,我只好环顾着她的身体,由于刚才那个楼梯间积攒了一些灰尘,而我们又着实流了不少汗,两人的身体和衣服都一幅狼狈的样子。我尴尬的张口,去更衣室洗洗吧。

  我们在更衣室门口分别,约定好洗完原地见。

  我比较简单,随便用洗浴室里的沐浴露冲洗了一编身体。良心上固然感到负罪不堪,可是更多的反而是激动。我看着大鸡巴,不禁自言自语地说做男人挺好。

  由于没打算洗澡,我只好把贴身的背心拿来当毛巾擦乾身子,换了带来替换的背心。大短裤虽然湿了,但还是将就的穿着。

  从更衣室出来,我就一直站在女更衣室门口等她。她用了很久,才容光焕发的出来。脸上红霞依旧没有退却。我见到她依然很尴尬,她毫不客气的紧紧搂住我的胳膊,笑着说,送我回家吧。我顿时感到胳膊上传来的柔软的胸部的触感。我低头透过她的领口隐约地看到她似乎没有穿原来的那个紧身的背心。大概她跟我一样把它拿来当毛巾用了。

  我俩甜蜜的走出gym,站在公车站牌下等车。偶尔说说话。俨然一对热恋的情侣。车来后,她拉着我坐到了最里排。xxx国的公车很奢华,座垫都很软。我靠着玻璃坐着,她半躺在我腿上,温柔的看着我,抚摸着我的脸,我则悄悄的把手伸到她的砍袖里揉着她的胸部。公车上的人很少,大多做在前排。我俩也乐得逍遥自在。

  她家很远,坐车大概得40分钟。

  一路上她恢复了以往活泼的性格。搂着我的脖子在我耳边说我太温柔了,她原来的男友太粗暴,每次感觉都跟强奸一样。而且从来不肯给她添花蕊。我环抱着她,时不时摸摸她的胸部。她不解的说,你女友的比我大吧?你怎么这么喜欢摸我?原来那个一直嫌我太小。

  其实我也觉得不大,不过由于她经常运动,皮肤很紧,身材很好。胸部虽然不大,但是很有手感。我抱着她说,不小,我觉得很舒服,很性感。说着缓缓的掀开她宽大的袖口,露出大半个胸部。她脸瞬间红了。当我把手伸到她的牛仔短裤里时,发现她根本什么都没穿。花蕊湿润异常。

  把她送到站她执意陪我在对面马路的车站旁等来回程的车。上车前她深深地吻了我一下,说,反正放假了,有空叫我出来玩。我点了点头,亲了一下她的额头。然后上车。车开走的时候,我透过车窗,看到她开心的微笑。

  字节数:17428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