蝶梦 - 优优色影院


「啪啪啪……」坠落的雨滴打在窗户上发出凌乱的声音。庄元站在窗前,隔着雨帘看着外面的灯光,微微有点出神。

  良久,庄元抬起右手吸了口夹在手指中的香烟,猛觉得一阵灼热感,转眼一看,手里的香烟已经燃尽,刚才那一口已经烧到了烟蒂,烫到手指了。  庄元苦笑一声,把烟蒂在窗台上的烟灰缸里掐灭。转过神来,往满是卫生纸的床上一趟,深深的叹了口气。

  最近又开始想那些东西了。庄元有点烦乱,回想着刚才看的几部小说,心中对自己充满了厌恶。

  「家花总比野花香?」、「似幻人生?」果然是如梦似幻啊!明知道是假的,自己还是沉醉其间。庄元大吼一声,翻身侧躺,仿佛要把这些思想从脑海中赶出去一样,可鼻尖传来的腥气又让他掉回现实。

  「我该怎么办啊?」庄元觉得自己现在好脆弱,似乎是要臣服于自己的欲望了。最近一段时间,工作心不在焉,朋友相约也都推掉,好像也好久没往家里打过电话了;自己这是怎么了?

  长久的心理和生理的疲惫,让庄元的精神萎靡不振,惶惶然就要睡去,迷迷糊糊之间,好像看见一只蝴蝶在自己的眼前飞来飞去。庄元嗤笑一声,暗道,自己真是太累了,竟然出现了幻觉,大雨天的,哪来的蝴蝶,而且自己的窗户还是关上的。没想完,困意袭来,沉沉睡去。

  一觉醒来,庄元觉得自己浑身不舒服,好像被什么东西挤着压着一样。微微睁开眼,眼前一片血红的光亮。庄元一惊,下意识的便要挣扎着起来,刚一动手脚,耳边便传了一阵声音。

  「啊……医生,痛……痛啊,他在动……他在动啊!」一个女人的声音,声音「嗡嗡」的,好像被闷住了一样。

  「使劲,快!再使把劲,快出来了!」另外一个焦急的声音。

  庄元听的莫名其妙的,但现在他可不在乎这些,自己好像被关在什么地方了,都有点喘不过气了,手脚也动不开,他有点着急了,赶紧努力挣扎,想要找个出口出去。  「啊……我不……我不要生了……疼斯我了……我不生了……医生,我不生了……啊……呜呜呜呜……」声音慢慢带着哭腔。  「别放弃,马上出来了!来使劲……啊!看到脑袋了,快,再加把劲!」「呀……啊……」女人憋着一股劲,突然又松了。

  庄元感觉自己在这个小空间里已经转的晕头了,突然脑袋好像撞开一道缺口,求生的欲望让他死死的顶着这个缺口,拼命的往外挤。

  缺口在慢慢扩大,可庄元也被夹的很痛苦,意识都有点不清楚了。就当庄元想放弃的时候,一股力量推着庄元往外去。庄元大喜,奋起最后的力气,要冲破这牢笼。

  终于,在一阵剧烈挤压的疼痛之后,庄元觉得浑身一轻,终于来到外面的世界。可鼻子嘴巴还是被堵着,眼睛也睁不开,突然一个巴掌重重的拍在自己的屁股上,庄元大怒,张嘴就想大骂,可嘴一张发出的声音却是「哇哇……」的哭声,庄元心里一愣:难道老子变成婴儿了?

  没等庄元想明白,一阵眩晕袭来,庄元带着疑问再次沉沉睡去。

  不知过了多久,庄元终于从昏睡中醒了过来,刚一睁眼就发现自己面前有一个女人睁着大眼睛盯着自己,吓了他一跳。见到庄元醒来,这个女人脸上露出了笑容,可脸色苍白,嘴唇也是白乌乌的,像是经历了一场大病一样。

  庄元想说话,张开嘴却是一阵「咿咿呀呀」,回想之前的经历,庄元无奈的承认,自己好像又被生了一次。「又被生了一次?」庄元想着自己之前的想法,心中一动,可小鸡鸡却没有响应他的号召,因为他完全感觉不到自己的小鸡鸡。

  那面前的女人应该是自己的妈妈吧,庄元瞪着小眼看着这个女人。好漂亮啊,庄元心里赞道。细眉大眼,挺鼻俏嘴,尽管面无血色,可依旧不能掩盖她的美丽,而且反而给她增加一种病态美。

  正在庄元盯着自己的妈妈看时,妈妈也在盯着庄元。看到庄元一动不动的瞅着自己,妈妈心里甚是安慰,到底是自己生的,一睁眼就认识自己。心下欢喜,低头在庄元的小脸蛋上亲了一口,道:「乖宝宝,我是妈妈哦。」庄元正沉迷在妈妈的美色中,突然耳边传来一阵脆生生的声音:「妈妈,妈妈,弟弟醒了吗?我要看,我要看。」庄元扭头一看,原来是一个四五岁的小姑娘,扎着两条可爱的辫子,怀里抱着个布娃娃,一蹦一跳的来到床前。庄元心里一懵:姐姐,竟然是姐姐!竟然有姐姐!难道说……?

  姐姐看了庄元半响,皱眉到:「妈妈,弟弟怎么这么小啊?你看,小小的一点呢?」说完,还用手比划了一下给妈妈看。

  庄元听了,哭笑不得,你刚出生的时候,恐怕也是这么小吧。

  妈妈笑着道:「傻丫头,你刚出生的时候,还没你弟弟大呢。」「真的嘛?可我现在比弟弟大啊?」「那是你长大了嘛,弟弟也会长大的哦。所以,你要好好照顾弟弟,让他快快长大。」「嗯!」小姑娘很开心的答应了,低头也学着妈妈在庄元的脸上亲了一下:「弟弟,你快快长大哦。长大了,姐姐把我的娃娃给你玩。」「女儿,怎么样了?」庄元还没从有姐姐的事情中反应过来,门外传来一个声音。庄元赶紧努力扭头往声音的方向看去,可小小的人儿,怎么也扭不过来。

  「妈,我没事了。」  「现在是没事了。可你生的时候差点吓死我了,叫的那么大声,我在外面听得心都碎了。」随着声音,庄元的视野里出现一个中年美妇。

  外婆!什么情况?连外婆都这么漂亮。天呐!天呐!我该怎么办?我该怎么办啊?庄元的小心脏有点负荷不了这么多的冲击,几乎又要再次眩晕过去了。

  妈妈一直在注视着庄元,看到他小小的脸上竟然出现了各种表情,心下大为诧异,叫道:「妈,你快来看。宝宝刚才竟然有表情。」「不可能吧,这么小,能有什么表情啊?」「真的,刚才他竟然露出了一个皱眉的表情。」妈妈很确定。

  外婆走近了,庄元此时已经恢复了平常,看着自己外孙可爱的微微笑着的小脸蛋,外婆也俯身亲了一下,「哪是皱眉啊,你看,我的小外孙在笑呢。」「咦?难道我看错了?」妈妈疑惑不解。

  外婆抱起庄元,轻轻摇晃起来,道:「外婆的小外孙,是不是看到外婆很开心啊?你看这小嘴,没有牙还咧的这么开。」说着说着,自己也「咯咯」笑了起来,笑声恰是好听。  「哪里,哪里?我要看,外婆,我要看。」小小的姐姐很是好奇,嚷着要看没有牙的嘴。床上的妈妈也微笑着看着这一切。

  妈妈,姐姐,外婆,神啊!你不是在玩我吧,我该怎么办?我该怎么办啊?躺在外婆酥软胸部上的庄元,痛苦的想到。

  转眼之间,五年过去了,庄元已经五岁了。这五年内里,他竭力扮演这一个小孩子,可毕竟有的时候还是会露出马脚,不过在妈妈和外婆看来,这些都表明庄元很聪明,丝毫没有怀疑,反而对庄元愈发的疼爱了。

  庄元也对这个世界逐渐清晰起来。这不知道是哪一个世界,反正不是自己的「前世」,姑且这么称呼自己的从前吧。可其他的又都一样,有一样的文字,一样的科技程度,甚至连社会人文都一样。

  庄元也知道自己的「爸爸」不见了,尽管外婆和妈妈几乎不谈论这件事。可从只言片语中,庄元也逐渐了解到了全部。自己的爸爸已经失踪了,没有尸体,没有死讯,就是这样突然不见了。庄元心里暗自琢磨,这个「爸爸」会不会也像自己一样,从一个时空到了另一个时空。

  庄元现在生活在一个湖边的别墅里。自己的外婆竟然是个大地主婆,手里握着几百平方公里的的土地,外围的土地租的租、卖的卖,倒是一个富婆了。加上一些投资,所以倒也不愁吃穿。

  这一切在庄元看来都有一种熟悉感。

  庄元烦闷了一年,思考了一年,释然了一年,既然有个不明所以的神让自己导演,那就按着自己的剧本来吧。

  「妈妈,妈妈,我要吃奶。」庄元对着妈妈撒着娇。

  妈妈无奈的笑了笑,「宝宝儿子,你都这么大了,还要吃奶啊。」「大了就不能吃奶了嘛?」庄元故作不解。

  妈妈听了大笑:「当然啊,这么大了再吃奶,会被别人笑的哦。」「可这里没有别人啊,不嘛不嘛,我就要吃!」妈妈被庄元磨的没有法子,只好举手投降:「好啦好啦,真是扭不过你。」说完,解开自己的睡衣,露出两只雪白浑圆的乳房,胸罩松开的一霎那,妈妈脸上闪过意思红晕。妈妈也不明白,自己好像就是不愿拒绝庄元,无论是他提出什么样不合理的要求,算了,不想了,也许是自己太溺爱了吧。  「来吧,坏宝宝。」「欧耶,妈妈最好了!」庄元欢呼一声,扑进妈妈的怀里,张嘴含住一个,手里还抓着一个,一边吸,一边揉。

  现在的庄元可不是没牙的时候,奶头落进庄元口中时,妈妈感到了一丝的疼痛,不过还好,尚能忍受。看着庄元在自己怀中开心的吃着奶子,妈妈无奈的摇摇头笑了。

  夜行渐深,庄元尽管有一颗大人的心脏,可却是小孩子的身体,终于不支,趴在妈妈怀里睡着了。

  妈妈看着庄元睡了还不松开奶头的模样,母爱泛滥,在庄元的脸上一吻,把奶头从庄元嘴里拉了出来,看着被庄元吃的红红的奶头,妈妈脸上一红,轻啐一声,无声的笑了。拢了拢睡衣,把小小的庄元楼在怀里,随夜而眠。

  清晨,妈妈被胸部的一阵吮吸感闹醒了,睁眼一开,果然是庄元这小子又不老实了。小小的人儿趴在妈妈的身上,嘴巴一鼓一鼓的,在吃着妈妈没奶的奶头。妈妈抿嘴无声的笑了笑,悄悄的在庄元脑袋上拍了一下。

  庄元正吃的开心呢,脑袋被拍了一下,一抬头,发现妈妈微笑着看着自己。奶声奶气的叫了声「妈妈」,身子一窜,嘴巴就到了妈妈的唇边,低头在妈妈的嘴唇上一吻,道:「妈妈,你醒啦。」妈妈被庄元的一吻羞红了脸,嗔道:「坏儿子,这么大早就不让妈妈睡觉。」「人家想妈妈的奶奶嘛。」庄元装出一副无辜的样子。

  妈妈苦笑不得,葱白的手指在庄元的鼻尖上一点,「没羞没臊的。」「嘻嘻,儿子就该吃妈妈的奶子啊。」「大了,就不该吃了。」妈妈很认真的反驳。

  「不嘛。大了也要吃,我要吃一辈子。」庄元发誓一般,又挪到妈妈的怀里,叼起了奶头。

  「小冤家,妈妈就给你吃一辈子。」妈妈痴痴的说道。

  庄元肆无忌惮的咬着妈妈的奶头,小手开始在妈妈的身上游走。妈妈被庄元连咬带摸,弄得意识有点模糊了。

  「小冤家,轻点。嗯……」轻轻的呻吟,触动了庄元的心弦。

  小裤子已然被掀开,手探了进去。

  又大了一些,妈妈想道。五指轮转,庄元的小鸡鸡就在妈妈的手指间跳着舞胀大。

  「妈妈,妈妈,宝宝好舒服。」腻腻的童声,一声声敲打在妈妈的心头。眼神迷离了,心思也乱了,不知不觉间,庄元的裤子已经离身而去。

  肉白的小鸡鸡昂扬的站着,包皮之间一个和尚头探头探脑的。看的人愣住了,满心的羞涩与欢喜。

  着迷了,妈妈缓缓调了个身子,将脸凑到小鸡鸡跟前。这白白的一根是那么可爱,还有一股肉香。

  心醉了,心醉了就随心而动吧。

  樱颗轻启,丁香探路。舌尖与龟头相触的一霎那,二人都颤了一颤。

  是这个味道吗?妈妈已经彻底沉迷了,等到清醒,儿子的肉棒已经完全进到自己嘴里了。

  腥腥的,一丝丝的甜味,让含着的人爱不释口。

  嘴里的小鸡鸡轻轻的挑着,唇瓣包着牙齿轻咬了一下,谁知挑的更厉害了。这可不行,我就和你杠上了,看谁厉害。

  口交的人专注了,认真了,就顾不得自己了。粉色的内裤被一只嫩嫩的小手缓缓的剥落,内裤的主人似有意似无意,轻抬了下肥美的屁股。

  白色的肉肉,含着粉色的豆豆,儿子看痴了。急切中,嘴巴就想贴上去。可命根子在别人手里,这距离,好像有点遥远啊。

  嘴巴够不到,我还有手呢。细小的手指,顺着完美的曲线,滑进了生命之谷。可她的主人并没有彻底的迷醉,双腿下意识的夹了夹。

  哼,你夹我,我就顶你。报复的快感让儿子一阵舒爽,妈妈心头无奈,悄悄把腿分了一点,敌人便趁虚而入。

  湿湿的,滑滑的,敌人但很激动。在门口逗留一下,就全军出击了。妈妈浑身一阵,舌头抵着龟头,似是要把它从嘴巴里赶出去,可嘴唇却不听话,死死的含住,与舌头打起了内战。

  小小的人儿支撑不了多久,一阵「啊啊呀呀」的童声之后,妈妈就喝到了今早的第一份饮料。

  量不多,刚好撑满小嘴,舌头搅拌了几下,还没来得及细品,就被喉咙没收了。

  排了邪气的小人,心头一阵清爽。可那邪气岂是如此容易排的干净,这不,它又开始张牙舞爪,故作威风的样子逗的妈妈轻轻一笑。

  没有抉择,没有犹豫。好像一切都是那么自然,妈妈把儿子放到了自己的身上。

  她以为,小小的人儿还是个愣头青。羞涩了一阵,手就已经握上了儿子的肉棒。

  这是我的剧本吗?儿子有一瞬间的迷惘。可一低头,那白白的小屄就把他心头的疑惑冲的干干净净。

  龟头第一次来到了家门,轻轻摩擦几下,门缝就微微分开了点。扭啊扭的,小东西就刺溜的挤开了门缝,钻了进去。

  没有胀胀的感觉,也没有一插到底的冲劲,可这个小棒子的主人却让自己莫名的兴奋,腔肉也不由自主的抽搐着。

  第一次回家的小东西自然是好奇的,东钻钻,西看看,有时还调皮的跑到门口,捉起了迷藏。

  可主人不干了,这小东西太调皮了,得抓回来好好治治。屁股一抬,小东西就乖乖的钻了进去。

  进来了,可就由不得你了。我夹你,我摇你,我磨着你,看你还捣蛋不。主人很恨的想着。

  伤敌八百自损一千,从来都是这样。你是抓住它了,也教训了,可自己也受不了了。

  水流了一遍又一遍,子宫也抽搐了一次又一次。高潮是什么,妈妈不知道。她只知道,当儿子把小棒子塞到自己的小屄里的时候,自己就已经高潮了。

  可儿子还没吐水呢,小小的人儿,挺着胯一遍遍撞着妈妈的小屄。装的自己肚子都红了,装的妈妈的奶子泛起了乳波。那晃动的腥红的奶头,划着一道道红线,儿子的目光都被她吸引了。

  抓住了,可自己只能握住上头的一点,下面还有大大的疆土不在自己手中。儿子有点沮丧,可转眼间就被掌心里跳动的奶头转移了注意力。

  插的久了,妈妈已经彻底的失神了,儿子也涨红了脸,小身板越摇越快,嘴巴也发出「啊……啊……」的吼声。妈妈将自己的小屄拼命的往上抬,想让儿子进的更深一点,脑袋盯着床,身体形成一道诱人的弧线。

  高吼一声,儿子用尽了力气,像是要把自己塞回去一样,紧紧的顶着妈妈的小屄;妈妈张大嘴巴,却是发不出一点声音,可泪水却从眼角滑落。

  是精液吗?是的!  可精液的主人却让妈妈一阵心跳,那精子会像它们的主人一样小小的吗?即便是小小的,也会钻到自己的子宫里吧,那里是它们的家呢。  阳光已经透过窗户,落在床上。庄元看着阳光落在妈妈身上,眼前的景色渐渐朦胧起来。是雾吗?庄元也猜不透。  「妈妈,妈妈,我感觉到了唉。弟弟在和我打招呼呢。」姐姐隔着肚皮,摸着妈妈浑圆的肚子。

  妈妈坐在沙发上,一脸的慈爱:「女儿,不是弟弟哦,是两个妹妹呢。」脸上的笑腻的让人心颤。

  双胞胎?是的,庄元没有一点的意外。

  姐姐突然苦着脸,道:「弟弟就是偏心,都给妈妈两个妹妹了,却一个都不给我。」说完嘟起了小嘴唇。

  外婆听了,「哈哈」一笑:「小丫头,你要想要小妹妹的话,就要让弟弟的种子多多的进你的小肚子里哦,而不是都进你的嘴里。」「妈……」妈妈无奈的白了一眼外婆。

  姐姐一听,立马行动起来。三步并做一步,来到庄元跟前。双手一扒,弟弟的裤子就离家出走了。

  小嘴一抿,弟弟的肉棒就进了姐姐的嘴里。现在弟弟的肉棒可不是小肉棒咯,大大的龟头勉强能被姐姐全部含住。

  这是妈妈教的方法,想让弟弟的鸡巴插到自己的小屄里,要先让它到自己的嘴里洗个澡。而且姐姐非常喜欢弟弟精液的味道,不然也不会在弟弟每次插自己插到要射的时候,大叫着蹦起来,用嘴去迎接那些自己百吃不厌的精液。

  胡乱含了几下,姐姐就掀开了自己的小短裙,光洁无毛的小屄,已经亮晶晶的闪着水光了。

  什么?你问内裤呢?其实,这是个问题。

  姐姐纵身而上,嘴里「嗯」的一声,弟弟的鸡巴应声而没。尽管姐姐年纪还小,可弟弟知道,她的小屄肯定能吞的下自己的疯狂生长的鸡巴。再说,自己比她还小呢。

  十岁的姐姐比五岁的弟弟要高出一个头来,这样骑在弟弟身上几乎就把弟弟全部遮盖住了。家中也就姐姐可以肆无忌惮的使用这种体位,妈妈和外婆每次都要小心翼翼的,生怕压坏了身底的小人。

  「妈……你看,都是你教唆的。」妈妈故意绷起了脸。

  外婆「嘻嘻」一笑:「别怪我,还不是你这个当妈妈的错。」妈妈脸上一红:是啊,是自己的原因呢。不过,是错嘛?妈妈弯起了嘴角,无声而笑。

  外婆却是不依不饶,「不知道是哪个当妈的,自己发骚,让儿子干到大肚子了……」外婆话音未落,姐姐突然叫了起来:「妈妈,外婆,弟弟的鸡鸡又变大了唉。」外婆和妈妈相视一笑,外婆啐道:「这个小兔崽子,每次听我们说这些事,都兴奋的不行。」庄元难得红了脸。

  外婆促狭的看着姐姐,用了甜甜的声音:「这当妈的发骚,被儿子干到大肚子,不能继续给儿子干了,就忽悠自己的女儿分开了双腿,让弟弟的鸡巴插到姐姐的小嫩屄里。」随着外婆的抑扬顿挫声音,弟弟的鸡巴有节奏的一点点胀大,顶得姐姐「喔喔……」叫妈:「妈妈,我要被弟弟插坏了……呜呜……」姐姐竟然哭了,可那个作外婆的,和那个当妈的却一点都不着急,反而一脸笑容的看着一旁相奸的姐弟俩,那日

益壮大的白嫩嫩的肉棒从小丫头的还未发育完全的小屄里一进一出,看的她们也心头火起。她们知道,这小妮子每次被插到兴奋的时候,都要哭鼻子,哭的越凶,高潮越厉害。

  可这当妈妈的不干了,嬉笑着对着外婆道:「妈,你别说我。我是喜欢被儿子干啊,还喜欢让他干大肚子呢,而且我还把女儿也送给他干。但我记得,我可没有忽悠妈吧。是妈你自己天天听床,受不了了。居然趁我们都睡着了,一大早光着身子跑到我房间里,掀开自己亲外孙的被子,扒开自己的骚屄骑上去的哦。」庄元被妈妈的话刺激的一阵阵颤抖,抱着姐姐的小腰,化被动为主动。

  外婆听了,也红了脸,可又不甘示弱,强说道:「我这当外婆的,总比你这当妈的强吧。再说我可没把自己的女儿送给我的好外孙干哦。」妈妈迅速接道:「那是你没有!啊,不对,是你的女儿已经先你一步了。嘿嘿,要是你再有女儿的话,恐怕你也会把她送到宝宝的鸡巴上的……」庄元已经觉得难以忍受了,不知从哪爆发出的力气,一挺腰,翻身把姐姐压到了地毯上,疯狂的抽插。心里激动不已:要来了!终于要来了!

  妈妈的话音一落,自己愣住了,脸颊蓦然就红透了,心里早就羞了起来。抬头看了看外婆,外婆好像也被妈妈的话吓到了,呆呆地定住了。

  过了一会,妈妈和外婆互相看了一眼,似乎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那一缕的欲望和激动。

  而庄元也在怒吼中,将无数精子射进了姐姐的幼小的子宫里。

  「咿……咿呀……呀……」婴儿的无牙的嘴巴发出没有意义的音节。旁边跪趴着的妈妈赶紧往前爬了几步,把奶头塞到婴儿的嘴里。而后面,鸡巴还嵌在妈妈小屄里的儿子,不得已也只好追着向前了。

  看着床上醒了的婴儿,庄元有过一瞬间的迷茫。可眼光一瞟,女儿那细细的小缝像是毒药一样吸引自己的目光。

  隔五年生一次,妈妈心里突然意识到这个问题。看着自己已经瘪下去,却依旧光滑平坦的小腹,想道:这倒是一个好主意。

  甜美的乳汁流进既是妹妹也是女儿的嘴里,看的庄元咽了口唾沫。听到儿子发馋的声音,妈妈回过头来,汗迹斑斑的脸上露出一丝笑容:「小馋鬼,多着呢,少不了你的。」说完,往大床上另外两个人看来一眼,媚眼如丝,道:「那里还有两个备用的呢。」姐姐的小胸脯本来只有一点点高,像个馒头一样,尽管如此也比同龄的人大很多了;但肚子里的种子发芽之后,那奶子好像吹大的气球一样,噌噌的长个,好在个头也没落下,不然就太奇怪了。

  平躺在那里的姐姐,身上山峦起伏,两坨嫩嫩的奶肉是两座小小的山峰,凸起的肚子是一座高高的山峰。

  姐姐旁边还有三座毫不逊色的山头,那自然就是外婆啦。外婆比姐姐晚怀上一个月,不过那肚子反倒是比姐姐大上不少。  什么原因呢?庄元邪邪的笑着。

  身下的妈妈已经不知来了几次高潮,床单是湿了又湿。现在家里每天必须做的事情就是洗上几条床单,好在也备了不少。  几下猛的抽插,似乎带着不合年纪的冲劲,让妈妈又高声喊叫起来,叫声吵醒了姐姐。

  姐姐揉了揉惺忪的双眼,嘟囔了句:「还让不让人睡觉啦!」翻身又睡着了,孕妇嗜睡,再小的孕妇也是如此。

  庄元几下狠的之后,鸡巴开始加速膨胀。已经让儿子在自己小屄里洗过无数澡的妈妈知道,宝贝儿子又要喷精了。不过现在她有个念头,可不能让儿子白白的射在自己的小屄里。于是妈妈赶紧一扭屁股,让儿子的鸡巴从自己的小屄里滑出来,急忙转头把这个弄大自己的肚子的罪魁祸首含在了嘴里。

  儿子见鸡巴从妈妈的阴道里掉出来了,正不爽呢,突然又进了一个更有灵性的腔道。尽管不知道妈妈为什么突然这么做,但儿子却是没什么意见。只要不射在外面,射在家里女人的哪个洞里,都是无所谓的。

  一股、两股、三股……当妈妈的每时每刻都注意着儿子的变化。比一个月前又多了一股,妈妈默算到。现在,她的小嘴可无法完全含住儿子的精液了,不得已只好紧着咽了几口,余下的还是撑满嘴巴。

  怎么不全咽下去啊?儿子挺着依旧硬硬的鸡巴,有点疑惑。

  妈妈怎么不知儿子的想法,冲着儿子媚媚一笑,转过身去,把嘴巴凑上了刚才因为奶头离嘴而大哭的姐妹。

  女儿啊,妈妈要你们从小就熟悉这个味道。记住了嘛?这是爸爸的味道呢,妈妈爱你们才分给你们的哦。妈妈痴痴的想到。

  婴儿的小嘴是那么的细小,妈妈只能一点点的从口中吐出,刚刚没了吃的了的婴儿感觉嘴巴里有东西可以下咽,急忙挑着小舌头,把精液卷回嘴里。

  看着妈妈给女儿喂食精液的场景,庄元觉得自己的心头刚刚有点熄灭的欲火又腾然而起,等到妈妈喂完,急步上前,一把翻过妈妈,腰身一沉,妈妈「嘤咛」一声,还没反应过来,奶头又落入敌手。

  一时间,「嗯嗯啊啊」的声音响彻春室,姐姐又嘟囔着翻了个身。

  「爸……棒……」哝哝细语直接击中庄元的心脏。旁边的妈妈可不干了,故作生气的说道:「真是没良心的,我从小养这么大,第一句话竟然是叫爸爸。」庄元急忙转过头,偎进妈妈的怀里:「妈妈,妈妈,妈妈,我替她们叫嘛。」旁边的外婆「噗哧」一声,笑了「女儿啊,你还吃儿子的醋啊。」外婆的肚子已经平了下去,怀里的那两个不知是女儿还是小姨的家伙正吃得欢呢。

  妈妈也掌不住笑出声来,红了脸,又骂了句:「没良心的家伙。」两个小小的婴儿已经长到了一岁多了,会叫人了、会爬了、会走了。这不,两个小家伙摇摇晃晃的爬到爸爸的身下,一人一边,伸出小舌头舔上了爸爸的大鸡巴。嗯,在她们眼里,这可不是大鸡巴嘛。

  庄元看着两个小家伙可爱的模样,心中柔柔的动着:五岁就做爸爸,那什么时候做爷爷呢?

  「妈,你看,小妮子又吸不出奶了。」姐姐急急的声音。不知为什么,姐姐尽管乳房已经大了不少,可小家伙有时候还是吸不出奶,急的哇哇叫。

  妈妈急忙赶上前去,看着姐姐怀里的小孙女正紧紧的咬着姐姐粉色的奶头,嘴巴一鼓一鼓的,可就是没有吃的出来,「哇哇」的哭几声,又把奶头含进嘴里努力。

  妈妈被逗的笑了,对着姐姐说:「还不去你弟弟那儿,让他帮忙。」姐姐一扭头,看到我的鸡巴竟然闲着,也顾不得饿的哇哇哭的女儿,冲过来,一手一个把两个小丫头拎到一边,照旧是掀开裙子,一屁股坐下。

  两个小丫头不干了,热热的棒子没有了,即将要喷出来的浓浓的白浆也没有,顿时也跟着「哇哇」大哭,外婆无奈的摇摇头,看到妈妈怀里正抱着曾孙女喂奶,好在自己的这两个已经吃饱了,把地上的两个小家伙一边一个抱了起来。尽管没有大棒子,有奶头也不错啊,两个小丫头也许会这么想吧。

  妈妈和外婆各自喂着自己的孙女,看着这一群的小女孩,再看看在姐姐小屄里忽隐忽现的鸡巴,相视一笑,不知在想些什么。

  「乖女儿,放松,放松,爸爸的鸡巴已经进去一点了。刚才你姐姐都吞进去了,你也可以的,加油!」外婆在扶着我鸡巴缓缓的插到自己的三女儿的小屄里,旁边躺着她的二女儿,小屄里正缓缓流出白色的精液,而二女儿胯间正趴着两个五岁的小姑娘,「刺溜刺溜」吸食着从自己姐姐小穴里流出的精液。

  十六岁的庄元已经比家里所有的女人都高了,现在再也不用像孩子似的窝在妈妈和外婆怀里插她们的小屄了。所以他可以很轻松的扶着身上的女儿,在外婆的帮助下让自己的鸡巴慢慢的插到女儿的身体里。

  身上的人儿忍着痛,可她知道,只有把爸爸的这根大棒子吞到自己的小屄里,然后磨啊磨的,爸爸才能喷出那些能让人大肚子的自己从小吃到大的精液,姐姐刚才已经得到了,自己可不能再落后于姐姐了。

  「嗯……」一声闷哼,大棒子终于全部进到小女孩的肚子里,纤细的小腹上似乎能看到鸡巴的形状。外婆把脑袋凑到两人的结合出,伸出舌头舔着外孙的睾丸、女儿的小屄。

  「乖女儿,不痛哈,不痛哈。」外婆声音有些呢喃。

  身上的人儿适应了一会,就开始学着妈妈姐姐的样子,扭动着小屁股磨着爸爸的大棒子。

  庄元深吸一口气,差点就射了。不知道为什么,女儿的小屄对自己来说都是超级的吸精器,很多时候自己都不能坚持多久,好在即便射了也不会软,不然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这是个失误,庄元觉得。

  尽管一忍再忍,庄元还是在十几分钟之后射了自己女儿一肚子精液,好在身上的女儿也得到了几次高潮。

  三姐姐刚一从爸爸的身上下来,刚才还趴在二姐姐两腿间的两个小丫头,迅速冲过来抢爸爸的棒子,不过棒子只有一根,没抢到的只好趴在三姐姐的胯下,这里也有新鲜的。

  「妈,还没好嘛?」门外响起了妈妈的声音。然后就见一个美妇人,带着四个清新脱俗的小丫头走了进来。

  三十多岁的妈妈似乎一点没有变化,还是二十四五的样子,唯一的区别就是挺起的肚子,不过这次好像没有以前那么大了。

  前面的两个蹦蹦跳跳,推推嚷嚷的,一个说:「你踩到我脚了。」一个说:「你碰到我屁股了。」妈妈和外婆同时无奈摇头。

  后面的两个倒是很斯文,不过不斯文不行啊。两个人的肚子都高高的隆起,尽管才六个多月,但相比她们细小的身子来说,也是很有冲击力的。

  「爸爸,大丫头今天踢了我两次了呢,将来肯定很活泼。」这个是姐姐。

  「有什么了不起啊。我的还踢了我三次呢。」妹妹不甘示弱。

  外婆冲着妈妈一乐:「你看你怎么生的,这么不和谐。」妈妈一拍脑袋,郁闷道:「我也不知道啊,我生的这两对双胞胎,一对比一队难管教。但愿肚子里的这个别那么皮就好了。」外婆对着正趴在我身上忘情的分享这大棒子的两个丫头弩了弩嘴,道:「你看我这两个,多友爱啊。」妈妈懊恼的瞪了正得意洋洋的外婆一眼。外婆也摸了摸自己微微隆起的肚子,一脸的母爱:「妈妈的六丫头啊,你可要长快点哦。不然你爸爸就被姐姐抢走啦。」妈妈笑了笑,刚想说话,门外又冲进来一个人。

  「妈,外婆,哥哥好了没啊。该到我闺女了啊!」来人不是别人,正是姐姐。

  二十岁的姐姐浑身上下洋溢着青春的气息,不过看她那个样子好像也就十八九的光景。

  姐姐后面还跟着两个小丫头,一个大,一个小,如果加上姐姐肚子里还没显型的那个,应该是四个人。

  妈妈笑道:「你闺女开苞,你着什么急啊。」

  「哼,我当然着急啊,我第二胎就已经比外婆慢了,没想到第三胎又比外婆慢了。我可不想让我闺女也比人家慢。」说完抱起自己的大女儿放到我身上,拽到女儿的裙子就要把我的鸡巴往里塞。

  「哎呀,你个疯丫头。慢点,你弟弟的东西你又不是不知道,这样猛插进去,不要了我孙女的命啊。你不心疼,我还心疼呢。」姐姐刚才冲昏了头脑,这下子冷静下来了,吐了吐舌头,在女儿脸上亲了下,道:「乖女儿,妈妈吓你的,别怕哈。爸爸的棒子插进去很舒服的哦。」说来奇怪,姐姐是疯来疯去的,两个女儿却是一个比一个文静。这不,这个大女儿羞红着脸,任由妈妈脱光自己的衣服,胸前两个小山包已微微有些丰满的迹象。

  妈妈见姐姐粗手粗脚的,怕伤着孙女,赶紧把姐姐赶到一边,自己亲自上场,帮自己的儿子插自己的孙女。

  姐姐也乐得清闲,没事干了,一撩裙子,骑腿跨上了庄元的脑袋,依旧嫩白无毛的小屄凑上了弟弟的嘴巴。

  外婆和妈妈看着姐姐急色的样子,无奈的笑了笑,外婆低声说:「不生了吧?」「嗯,不生了!以后的就交给她们去生,嘻嘻。」嗯,刚好,庄元觉得。

  一下,两下,三下……尚未发育完全的小屄一下下的吞吐着一根大肉棒,仍是明艳照人的妈妈光着身子,微笑着看着儿子干着这个自己孙女的孙女,有点出神。

  「祖奶奶。」小女孩突然叫道。看她的样子小小的,怕是只有八九岁的样子。不知什么原因,庄元女儿的女儿都发育的很快,六七岁胸部就开始膨胀,然后月经就来了,八岁的做妈妈的大有人在。

  「怎么啦?」妈妈回过神来。

  「我什么时候也能像姐姐那样大肚子啊?」小女孩天真的问道。

  祖奶奶笑了笑,「只要啊……只要爸爸把他的种子喷到你的小肚子里,你就能怀上宝宝啦。」祖奶奶很细心的解释着。

  「可爸爸已经喷了好多在人家的小肚子里嘛。」小女孩有点不开心了。

  「那还不够哦。」祖奶奶望着还露在外面的一截鸡巴,笑道:「要把爸爸的鸡鸡全部吃到肚子里,才能有小宝宝的。」小女孩伸出小手,摸了摸露在外面的鸡巴,面露难色:「可爸爸的鸡鸡已经插到了底了嘛。不信,祖奶奶摸摸。」说完,拉着祖奶奶的手盖在自己的小腹上。

  祖奶奶隔着小孙女的肚皮,感受着儿子在里面抽插的鸡巴的形状,道:「加把劲哦,肯定能全部进去的,你看你姐姐就是把爸爸的鸡鸡都吃进去了,才怀宝宝了哦。」小女孩仿佛下定决心一样,轻抬起屁股,猛的往下一坐,原本一直在外面的鸡巴全部进了小女孩细嫩的小屄里,龟头的形状甚至在小女孩的小腹上看的清清楚楚。

  「啊……」小女孩轻声叫道,皱着眉头一起一落,祖奶奶看着小女孩的样子,安慰的笑了。

  「妈妈。」姐姐又冲了进来。  「怎么了?」「统计完了。」姐姐有点气喘吁吁。

  「哦?有多少?」妈妈来了兴趣。

  「上个月怀孕的有两个个。这个月已经有一个也怀孕了。预产期在这个月的有一个。还有四个这个月来月经了,可以让弟弟开苞了。」姐姐一口气说完。

  「看来这个月有点少呢?」妈妈喃喃的说道。然后转过头对着庄元道:「儿子,加油哦。你的女儿们在等着你播种呢。」说完,外面传来「噼里啪啦」声音,妈妈转过头去,道:「下雨了呢。」庄元握着身上小人的细腰,一次次撞击着女儿的小屄,感受着鸡巴在女儿阴道里穿行的快感,也想道:「是啊,下雨了呢。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