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妻教师淫情地狱第四十六章作者天空之狼 - 优优色影院

字数:7322

               第四十六章

  「你做了別人的小三……」

  聽筒傳出來的彩鈴聲響個不停,劉達不耐煩的走來走去,真是見了鬼了,剛下課沒多少時間趙希怎就沒影了,打電話也不接。

  劉達悻悻的掛上電話,點開上午錄的視頻又看了起來,視頻並沒有劉達預想的那瞞,只有一分二十幾秒的長度,「媽的,都結了婚的人了,還穿這可愛的粉色小內褲,這不是成心勾人嗎?」

  視頻上一半以上的空間都被一個包裹在淡粉色內褲的女人陰阜給占據了,兩條潔白的大腿從內褲兩側伸出來,一直延伸到屏幕外,幾根探出頭來的陰毛被內褲的邊緣壓的彎了過來,好奇的看著鏡頭的方向。

  緊緊貼在陰阜上的內褲實在是太薄了,仔細看的話,甚至可以隱約看到陰唇的形狀,像一只鮑魚躲在內褲,嬌羞的向外窺視著。

  畫面並沒有一直定格在一個地方,而是慢慢的向女人的身後平移著,女人的陰阜漸漸的從畫面中央滑到了下面,兩小團嫩白的臀肉代替了陰唇的位置,出現在視頻中。

  劉達吞了吞口水,沒想到女神的屁股也這綞看,真是太沒天理了,這白白嫩嫩的,真想咬上兩口。

  劉達用力盯著兩團臀肉中間的位置,似乎想要穿過屏幕看看陸美蓉的屁眼是什樣子的,想必那個被這亞多美的屁股一直緊緊夾著的地方,一定是嬌嫩的一捅就可以冒出水來吧。

  手機稍稍停頓了一下,就又原路返回,回到陸美蓉的陰阜前部,然後來來回回的運動著,畫面上陸美蓉那被可惡的內褲遮擋的陰唇、陰毛、臀肉、屁眼也反復出現在畫面上,這種明明只差一點點就能看見的感覺把劉達煩的夠嗆,但視頻結束的時候,劉達還是可恥的發現自己的小弟弟又站起來了。

  「媽的,受不了了,得去泄泄火!」

  劉達把手機收起來,小跑著向廁所走去,這會兒是活動課,有幾十分鐘的時間可以自由活動,劉達迫不及待的想要去廁所擼一管。

  「見鬼了,明明還有內褲包著,但是怎看著比趙希的那個馬子的照片還誘人!」
  劉達一邊想著,一邊向廁所走去。

  趙希看看邊上臺子上放著的手機,「老師你猜劉達這急著一遍遍打我電話,是不是為了你?」

  「我……不……知道!」

  陸美蓉兩手扶著,上衣被推到了肩胛骨的位置,露出大半的美背,而正翹著不停的吞著男孩的肉棒的下體,已經是一絲不掛。

  活動課時間還沒到,陸美蓉就被趙希的短信叫到了這個幾乎一學期也很少用到一次的體育活動室,足夠長的休息時間,空無一人的場所和一個被欲望充滿頭腦的少年,陸美蓉知道等待自己的是什,可是不知道為什,她居然沒有任何拒絕、猶豫的就來到了這,老老實實的等著趙希下課.

  打濕的陰毛成為了淫水流經地面的橋梁,筆直的垂在分開的兩腿中間,而一雙大手正蓋在陸美蓉的屁股上不停的揉捏著。

  「上午被看得爽吧?」

  趙希哈哈笑著,一邊抓著陸美蓉的屁股快速的挺動著肉棒,雖然已經操幹過很多次了,可是陸美蓉的小穴好像一點兒也沒有變化,還是那緊窄、難攻,好像是征服處女一樣的感覺.

  「還不是……你們……打的賭……」

  陸美蓉的手攥了起來,想到上午自己主動叉開大腿讓劉達偷拍,下體就一陣陣收縮,肉棒在陰道的摩擦變得更猛烈起來。

  「反正你也沒啥損失,周末都讓他幹過了,這次只是拍拍視頻,對老師來說,小意思了!」

  趙希笑了兩聲,他很喜歡這種侮辱陸美蓉的感覺,看到身下的女神羞憤的樣子,就會讓他的精神倍感愉悅。

  「不是的……」

  陸美蓉頭仰了起來,小穴的刺激越來越密集,快感奔湧的熟悉感覺,讓她的身體不自覺得擺好姿勢準備迎接高潮的到來。

  趙希也感覺到陸美蓉小穴的變化,倍增的壓力,憑空出現的吸力,讓多次把陸美蓉送上高潮的趙希知道她已經到了臨界點,趙希把肉棒再次送進陸美蓉的身體最深處後,卻沒有抽來,而是整個人半趴在了陸美蓉的背上,兩手抓著一直在隨著自己的操幹動作而前後大幅度擺動的一對乳房,一邊輕輕揉著乳頭,一邊對陸美蓉說.

  「怎就不是了,你不就喜歡男人操你嗎?那天我和劉達把你操得多爽啊!」
  「沒有!」

  陸美蓉不知道是在抗拒著趙希的言詞,還是在表達著快感中斷的不滿,一邊劇烈的扭動著屁股,一邊低吼著。

  「想要享受高潮嗎?」

  趙希死死控制著陸美蓉扭動的身子。

  「想……想……」

  陸美蓉嬌喘著,兩眼無神的盯著托,身體還在不停的扭動著,盡最大的可能去摩擦深深插在身體的肉棒,可是得到的刺激卻是非常的有限。

  「只要老師承認自己是個喜歡讓男人操的暴露狂,我就讓你舒服到家!」
  趙希趴陸美蓉的身上,一邊感受著光滑的皮膚,一邊命令著。

  「我……不是!」

  「那就什都沒有了!」

  趙希保持著姿勢沒有動,「說句話又能怎樣呢?你忘了劉達是怎看到你的內褲的,還不是你自己把腿打開讓他看的?你敢說你沒興奮?」

  「是你……逼我的!」

  「我只是發了個短信啊,我可沒逼你,再說了,機會可是你自己給他的,也許現在他正看著你的內褲打手槍呢!」

  趙希插在陸美蓉下體的肉棒抽出來了一點兒,然後又用力插了回去,繼續保持不動。

  「你快啊……」

  只是簡單的一下,馬上讓陸美蓉變得瘋狂起來,原本在剛剛的等待中被壓抑在一個角落的快感,因為趙希的這個小小的動作,一下子全面爆發起來。

  肉體的敏感,讓陸美蓉無法再保持住女人的矜持,身體更加用力的向後挺動著,被趙希的小腹壓的扁下去的屁股,一次次的撞擊在趙希的身上,上身一次次低伏下去,可是還是沒有辦法和趙希的身體拉開距離.

  小穴的飽漲依舊,但不斷滋生的快感卻得不到絲毫的壓制,一刻不停的沖擊著陸美蓉嬌柔的內心,被低伏電壓電擊的酥麻感,一點一點的蠶食著陸美蓉的殘存不多的理智。

  「還堅持什呢?一句話的事!」

  趙希緊緊趴在陸美蓉的後背上,感受著身下女人肉體的激烈反應,「承認喜歡被男人操就行了,就會讓你很舒服的!」

  「唔啊……」

  陸美蓉通紅的臉上神情略顯木訥,對趙希的話不予理會,全副心神都在感受著肉體激烈的動作之下,小穴趙希的肉棒與陰道嫩肉間產生的輕微的摩擦,以及牢牢抓住自己乳房的大手與乳頭間不經意的刮蹭,雖然只是非常微弱的快感的宣泄,卻也讓陸美蓉感覺心醉神迷。

  「快說,喜歡被操嗎?」

  趙希不耐煩的捏了捏陸美蓉的乳頭.

  「嗯啊,別停……別停啊……」

  陸美蓉一只手扶著托,另一只手縮回來按住趙希抓著自己的乳房的大手,帶著趙希的手搓揉起來。

  「老師你喜歡我操你的逼嗎?」

  趙希手上加了點力量,抓著陸美蓉的兩只乳房畫著圈。

  「喜歡……」

  陸美蓉輕聲吐出兩個字後,開始呻吟起來。

  「喜歡被男人幹嗎?」

  「……」

  「喜歡嗎?」

  趙希的肉棒活動了一下,小穴粈出吱的一聲。

  「……喜歡」

  「有男人看你的身體,老師是不是很興奮?」

  「不知道……」

  「怎Ξ不知道,」

  趙希的肉棒開始極緩慢的在陸美蓉的小穴小幅度的活動著。

  「快一點……快一點……」

  「老師還沒回答我的問題,有男人看你的裸體,老師是不是很興奮?」
  趙希不經意間,把身體換成了裸體,而一心只想著讓身後的男人動作快一點的陸美蓉,並沒有註意到這些小細節。

  「是,有男人看我,我就會很興奮,行了吧!」

  陸美蓉憋了一口氣把話說完。

  「嘶!」

  陸美蓉憋氣說話,卻讓她的陰道不自覺得縮得更緊,一直被溫軟濕滑的嫩肉包夾著的肉棒被狠狠的擠了一下,讓趙希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涼氣,「老師你真他媽騷啊!」

  趙希直起身,扶著陸美蓉的兩胯,肉棒開始一點點的提速在緊窄的小穴進出,「老師,上午秀逼給自己的學生看,爽死了吧!」

  「爽……很爽……」

  雖然理智不允許她做出這樣的回應,可是欲望告訴她,只有順著趙希的話才能得到更多的快感。

  「是我一個人操你爽,還是那天我和劉達兩個人一起操你爽?」

  「都好……」

  身體不斷再加速的肉棒,讓陸美蓉又找回了那種飄飄欲仙的感覺,堅硬的陽具一次次刺穿嬌嫩的花瓣,貫穿她的身體,撞擊在她的花心上,激起嫩芽無數,引動淫水潺潺。

  「那就是說,老師不排斥被劉達操了?」

  趙希微微有點氣喘,不知道是興奮還是體力不支。

  「不排斥……喜歡,我喜歡……」

  陸美蓉不知道自己在說著什,或者也許她知道,但是她並不在意,當她承認自己喜歡被男人看,被男人操的時候,當她被動的與趙希聊著劉達操弄她的事的時候,小穴莫名的一陣陣收縮,心路陡然加快,一種無法言喻的快意油然而生,與小穴不斷抽插著的肉棒相得益彰,這種舒爽的感覺讓陸美蓉神往,事被動或主動的配合著趙希的淫詞,想多享受一會兒這種感覺.

  「那改天我們再約胖子來,兩王一後,好好操操你!」

  趙希抓著陸美蓉的胯部的手不斷用力,手指都泛出淡淡的青白色,深深陷進陸美蓉的肉體.

  「好……好啊,一起……操!」

  陸美蓉一邊呻吟著搖晃著自己的完美肉體,一邊滿面緋紅的吐出個操字來,這對於在性事上還經常害羞內斂的陸美蓉來說,不得不算是個突破。

  「哈哈……」

  趙希大笑,「老師,都這說了,那當學生的肯定得讓老師滿意,今天就先把你操爽了再說!」

  趙希其實也已經快到極限了,雖然這次捉弄陸美蓉的時間不長,還不到二十分鐘,可是中間停留在陸美蓉的陰道,雖然沒有動作,但是卻是一直受到蜜洞的嫩肉全方位的照顧,對於一個年輕人來說,能堅持到現在,已經是很不容易了。
  趙希吸了口氣,盯著陸美蓉的屁股,瞬間把速度提到極限,每一次都直插到底,瘋狂的操幹起來。

  感覺到身後男人的變化,陸美蓉的呻吟聲也隨著男人的動作越來越大,嬌媚入骨的聲音在整個活動室回蕩著,奏響了一曲欲望與悖倫的音樂。

  肉棒的每一下插入,都為這淫靡的樂章送上一個短促的高音,而擺脫陰道嫩肉的包夾,逃開陸美蓉陰道口那特殊的鉗制,帶著淋漓的蜜汁貼在已被陰唇完全放開且不停閉合著的陰道口上時,又會把一個迷醉的嬌嘆聲畫上樂譜.

  快速的抽插了幾十下後,趙希悶哼一聲,「老師!」

  一股熱流隨著直插入底的肉棒噴射了出去,而陸美蓉也在灼熱的陽精的刺激中,尖叫一聲,兩腿一軟,達到了高潮。

  陸美蓉軟軟的順著滑下來,趴在身下一堆胡亂堆成個小丘的墊子上,小腹正壓在小丘頂部,把屁股高高的頂了起來,上身與兩條軟成面條一般的玉腿,分搭在前後的斜坡上,要本沒有余力顧忌墊子上滿布的灰塵.

  趙希也耗盡了全部的體力,扶著邊上的臺子,勉力站了一會兒,已經軟掉的肉棒上,混雜著精液的淫水滴滴嗒嗒的滴在地上,兩個人的陰部散出的男女交媾的淫靡味道瞬間布滿了整個空間.

  定了會兒神,趙希彎下腰摸著陸美蓉幾乎是正面朝上的屁股,正想著自己再怎玩玩兒這個美臀,上課的預備鈴響起來了,趙希被突兀的鈴聲嚇了一跳,欲望也消退了不少,感覺自己一時也是硬不起來了,抓起陸美蓉的裙子在肉棒上擦了兩把,「老師我先回去了,改天約劉達一起玩兒啊,哈哈!」

  整理整理衣服趙希哈哈笑著跑開了,隨著砰的一聲門響,活動室終於陷入了一片安靜當中。

  上課鈴響了好一會兒,陸美蓉還感覺身上沒有什鮞氣,雖然只有一次高潮,但是來自心理上的那種莫名的刺激,卻讓她在最後爆發的時候,把全部的力氣都用了出來。

  在墊子上翹著屁股趴了好一會兒,陸美蓉才回過一點神來,活動一下身體,用酸軟的胳膊支持起身體費力的挪動著從墊子上爬起身來,略微一回頭,陸美蓉就楞住了,在她的身後,正站著一個男人,似笑非笑的端在她的屁股後面看著她。
  「舒……舒杭!」

  陸美蓉的聲音都變了,這段時間以來,她不是沒想過如果這些事情被李強知道了怎辦,她相信那個時候一定是她最難以面對的時刻。

  可是讓她沒有想到的是,當舒杭以這樣一種姿態,在這樣一個時間出現在她的面前時,對她內心的沖擊居然來得更強更猛,心臟好像都停止了跳動。

  舒杭拿起地上被揉成一團的內褲,輕輕的擦拭著陸美蓉身上的汗漬和灰塵,「蓉姐,真是沒想到啊!」

  舒杭輕飄飄的一句話,在陸美蓉的心綈似雷鳴一般,剛剛自己在趙希身下瘋狂的樣子,肯定是被舒杭看在眼了,他會怎看自己,一個和自己的學生茍合的女人?「舒杭,我……」

  陸美蓉張口結舌,不知道說什綞,就算自己有千萬個理由,也不能抹殺自己和學生做愛的事實,就算自己一直是被強迫的,可是誰又會管這個呢?「不用說了,」

  舒杭把陸美蓉從墊子堆抱起來,讓陸美蓉蹲在邊上破舊的臺子上,一點點把她身上的汙漬擦幹凈,「還記得我和你說過的話嗎?」

  一直低著頭的陸美蓉頭看了舒杭一眼,但是舒杭並沒有讓她說話,「我以前就說過,蓉姐你應該追尋自己的快樂,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本能,不應該總是壓抑著自己的!」

  「不是的……」

  陸美蓉著急,難道舒杭認為自己的本性是一個淫蕩的女人?「我知道的,」
  舒杭把手的內褲丟開,一根手指壓住了陸美蓉的紅唇,「蓉姐你不用解釋的,我不在乎,因為我喜歡你!」

  舒杭溫柔的看著陸美蓉水氣漸升的眼睛,心補了一句,「喜歡你被人操!」
  「我們之間沒有任何法律上的約束,但也許正是因為這樣,我才更加珍惜你,我不曾想過像你這貞蹛的女人會被我一個男人獨享,蓉姐你有足夠的資本去過你想過的生活!」

  舒杭壓著陸美蓉的嘴唇的左手離開了陸美蓉的嘴,抓著兩只滑膩的乳房把玩起來,另一只手直接破開陰唇的守護,伸進了剛剛被趙希操弄過的陰道,慢慢的挖弄起來。

  「唔……舒杭……」

  陸美蓉兩只手扶著舒杭的左臂,當舒杭的手指插進她的小穴的時候,她不再難保持身體的平衡,不得不以這樣的方式穩住自己,老老實實的蹲在臺面上,不知道為什,此時面對舒杭,陸美蓉感覺心生出了濃濃的歉意。

  舒杭把左臂繞到陸美蓉的身後,把她的身體稍稍調整了下方向,盡管陸美蓉還是蹲在臺子上,卻可以向後靠在舒杭的臂彎,而兩條大腿依然大大的分開著,讓舒杭的右手可以方便的在自己的蜜洞輕柔的抽插著。

  「蓉姐,」

  舒杭低下頭,在陸美蓉略顯迷離的俏臉上親了一下,「你可以去做一切你想做的事情,我不會也不可能去幹涉你,只是我有一個小小的要求!」

  「嗯?」

  陸美蓉紅著臉,看著這個一邊溫柔的環抱著自己,一邊在自己的小穴不停的抽插著的男人,敏感的身體再次表現出了強烈的欲望,只是這一會兒,蜜洞處已經隱隱傳來嘖嘖的水聲了。

  「以後和我在一起,蓉姐你要聽我的話,不要再有什讞情瞞著我了!」
  舒杭輕笑著說道。

  「嗯嗯……什時候……不聽你的了?」

  陸美蓉強壓著身體的反應,在這個時候表現出自己的欲望來,會不會顯得太過輕浮了?「舒杭……對……不起,這件事……」

  「不用說了,」

  舒杭再次打斷陸美蓉的話,「不重要,只要你還和我在一起,這些都不重要了!」

  舒杭不再給陸美蓉說道話的機會,左手摟緊陸美蓉,右手在陸美蓉的小穴快速抽插起來,隨著手指的動作加快,越來越多的淫水把趙希剛剛射進去的陽精帶了出來,隨著陸美蓉的呻吟撒向四面八方。

  「蓉姐,剛剛被趙希幹得舒服嗎?」

  舒杭用手指操弄了一會兒陸美蓉的小穴,眼看著陸美蓉的情欲再次快速攀升上來,突然開口問道。

  「不要……別問……」

  陸美蓉兩手死死抓著舒杭在自己小穴抽插的右手,跟著手臂的動作前後快速活動著,把一對小巧的乳房不斷的壓扁再彈起來。

  「可是剛剛蓉姐明明被幹得高潮了!」

  舒杭不理陸美蓉不滿的抗議,不依不饒的追問著,「看樣子你們不是第一次了啊!」

  「不是的……」

  身體被半抱的左臂固定著,小穴被右手不停的抽插著,陸美蓉無法集中精神去應對舒杭的問題.

  「蓉姐剛剛才答應都聽我的,不地對我有所隱瞞的!」

  「……」

  「你們是我不在的時候在一起的?」

  「……是」

  「年輕的肉棒會讓蓉姐更興奮嗎?」

  「……沒有……」

  「趙希讓你感覺舒服嗎?」

  「……算是有……」

  「趙希還提到了劉達,你和劉達也發生關系了?」

  「……他不知道……」

  陸美蓉也不知道自己為什Ξ慢慢的變得願意配合舒杭的問題,只是因為自己答應過他嗎?當陸美蓉在舒杭的指奸中興奮的達到高潮的時候,舒杭已經把她和趙希之間的事情了解的相對比較清楚了,看著懷因為高潮,失去對身體的控制而倒在臺面上的陸美蓉,舒杭心鞈靦葦v咕了一句,「到頭來,還不是個婊子!」
  舒杭幫著陸美蓉把衣服整理了一下,但是因為這個環境實在是太臟了,不論是她的身上還是衣服上,都粘上了太多的灰塵,回辦公室是不可能了,根本沒有辦法解釋。

  「去我家吧!」

  舒杭撫摸著陸美蓉的頭發,「反正最後一節也是自習課,沒有什讞虎!」
  「嗯!」

  陸美蓉把頭埋在舒杭的懷,點了點頭.

  舒杭一路掩護著陸美蓉進了車,然後又去辦公室把兩個人的東西都取了出來,才發動汽車往外開去……陸美蓉回到家,已經是晚上十點多了,簡單的洗了個澡,裹著浴巾坐在床上盯著電視屏幕發呆。

  下午舒杭的出現,給陸美蓉帶來了巨大的沖擊,如果說和舒杭在一起的時間,兩個人瘋狂的性愛,抵死纏綿已經讓陸美蓉感覺嬌羞不已的話,那今天讓舒杭看到了自己在另一個男人,甚至是自己的學生的面前展現出來的對欲望的渴求,更是讓陸美蓉感覺無地自容。

  想到晚上在舒杭的家,自己極盡討好之能事,配合舒杭那比以往顯得要粗暴得多的動作,分開兩條筆直的美腿迎接舒杭肉棒的操弄,甚至連以前不願意嘗試的口交都主動的去為舒杭服務,陸美蓉就感覺臉上火燒火燎的難受,真想找個地縫鉆進去,可是在當時,她心心念念的只是要讓舒杭開心,不要因為趙希的事情對自己不滿.

  陸美蓉疲憊的靠坐在床頭,想著最後舒杭虎吼著把男人的精華射進自己的小穴深處時,自己已經被玩弄的攤成了一堆肉泥,現在身上還沒有什鮞氣呢。
  想起舒杭那比平時還要硬上幾分的肉棒,陸美蓉撅了撅嘴,下午舒杭抱著她,用手指玩弄她的小穴的時候就一直在追問她和趙希、劉達的事情,晚上做愛的時候還反復的詢問,非要讓趙希把玩弄她的細節說出來,男人真是太變態了,自己的女人被別的男人玩弄,也會讓他這興奮嗎?不過在被舒杭一點點兒把細節都挖出來的過程中,自己好像也變得很興奮呢,今天小穴的水比平時要多好多啊。
  陸美蓉想著想著,捂著羞紅的臉倒在床上,真是太羞人了,陸美蓉啊陸美蓉,你怎語成這個樣子了啊。

  起來咕咚咕咚的喝了大半杯涼開水,強把自己亂七八糟的想法壓下去,陸美蓉才想到一個問題,自己剛剛把自己放在了舒杭的女人的位置上了?而且放的是那蒞理所當然?陸美蓉看看時間十點多了,這才反應過來,自己一天都沒有和李強聯系了,翻出手機,發現根本沒有李強的未接電話和短信,反而是白爽打了兩個電話過來,沒有接到。

  「加班,加班!」

  陸美蓉恨恨的道,「你老婆都讓人吃了你還不知道,老加什班啊!」

  突然變得很氣以惱的陸美蓉把杯子重重的放在小幾上,關上手機,鉆進被子,「就不聯系你,看誰靲也誰!」

  一整天都在欲望與發泄中的陸美蓉,體力早就被窄幹了,蓋上被子不多時,濃濃的睡意就襲了上來,迷迷糊糊中,陸美蓉又想起了晚上高潮來臨之前,自己答應舒杭的那個約定,那個讓她現在想起來還會臉紅心熱的決定。

  「真是個壞蛋!」

  陸美蓉呢喃著睡著了,也不知道她罵的是誰,掛著淡笑的嘴角向上翹起形成一個彎彎的月牙,精致的臉龐即使在熟睡中,也透著讓人忍不住想要一親芳澤的靈動與活力,只是在這種靈動中,因為想著那個約定而多了一分著一抹揮之不去的春情。

  陸美蓉還不知道,這個讓她害羞的約定,在不久後的將來,成為了她最不願意回想起來的噩夢的根源。

  (待續)。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clt2014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